邵春堡: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
發表時間: 2021-04-30來源:
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
邵春堡
(北京大學中國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員)
        數字技術的普遍應用和快速發展,催生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順應數字化發展趨勢,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有利于提升產業數字化、智能化,擴大數字經濟規模,提升產業規模效益,激發企業需求和創新,增強產業和企業競爭力。
   把握數字產業集群的新特征
   數字產業集群有其自身的特點。一是技術融合。5G、集成電路、軟件、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等技術各有其功能,通過相互融合可產生更大效能。因此,打造共享的新基建,建設大數據中心、工業互聯網等設施,可為融合提供底座,發揮共享的作用;二是產業跨界。數字產業是以信息為加工對象,以數字技術為加工手段,以介入全社會各領域為市場,雖然有時無明顯利潤但可提升其他產業利潤的公共產業。產業數字化正是數字技術作為媒介在搭橋跨界。無人機、機器人、VR/AR、新型可穿戴設備等很多產品都得益于跨界合作; 三是虛擬配置。數字技術可跨越以往集群和企業重組的物理條件,依托信息網絡、平臺應用和數據資源,利用各地閑置的設備、人才和資本來組織生產,實施靈活的企業重組和產業集聚,或建立數字虛擬產業園和數字虛擬產業集群,使產業生態更加健康和可持續;四是智能升級。通過數字技術的應用可提升不同產業的智能化水準,提高企業品質,使企業相關業務具備向外延伸的條件和空間。
   產業集群需要政策的積極引導。在數字科技廣泛應用基礎上,數字經濟已成為我國新的經濟形態,展現出蓬勃生機。特別在疫情沖擊和影響下,數字化發展正成為世界走出低迷,走向希望的亮點,也成為世界經濟激烈競爭的領域。如何更好地鞏固我國數字科技的支柱產業,把數字消費的巨大潛力和產業互聯網的興起,作為經濟增長的新動能,且為產業數字化自身升級改造提供強大動能,需要宏觀政策的科學引導。十四五規劃提出加快數字化發展,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意在發揮數字經濟在生產要素配置中的優化與集成作用,促進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進而提升實體經濟的發展韌性與創新能力。還需要諸如保護知識產權、加強產品研發和技術創新、限制數字和平臺壟斷等發展集群的政策,以保障眾多主體的合作行動和集群治理。積極參與數字領域國際規則和標準制定。建立數據資源產權、交易流通、跨境傳輸和安全保護等基礎制度和標準規范,推動數據資源開發利用等。
   合理借鑒歷次產業集群經驗。我國經歷了多輪產業集聚,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做法。從新中國初期規劃投入、產業興城、積累效應所產生的大慶、鞍山、武漢、東北和西南等產業基地,到石油化工、鋼鐵、煤炭、重型機械等產業的相對集中; 從改革初鄉鎮企業和民營企業生產衣服、玩具、皮鞋、電子產品、箱包起,到逐漸形成的規模和集中的專業生產、加工和市場;從“三來一補”(來料加工、來樣加工、來件裝配及補償貿易)及市場和原料“兩頭在外”的出口導向的產業鏈、供應鏈,成長為內外企業共同參與的中國制造產業集群;從組建國有企業集團、各地開發區和工業園區的產業集聚,到若干大城市為中心的通信互聯網產業的帶動和集聚。近年來美國針對我國的脫鉤之所以緩慢低效,也說明我國產業集群的優勢。以往的產業集群都可為數字產業集群提供一定的借鑒,但要防止因循照搬。
   以市場為主導打造數字產業集群
   數字經濟是在數字技術領域的產業革命與制度創新基礎上逐步發展的。要把數字科技支持的嶄新產業發展成更具規模更有質量的經濟形態,還需市場主導,靠自下而上的內生動力,以及政府的指導和促進,形成有質量的數字產業集群。
   1、在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的實踐中集群。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都是數字產業集群的過程。數字產業化包括 5G、集成電路、軟件、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等技術、產品及服務,它們的融合既產生數字化新業態、新產業,又在對原有的信息通信、設備制造和互聯網企業實施綜合化改造或重組。電信企業在互聯網化、云網一體化,電信設備軟件企業在綜合化,華為和三星不僅有網絡設備、還有手機和芯片的設計和制造等產品線,且經營效益好?;ヂ摼W公司從提供門戶網站開始,從搜索引擎、即時通訊等互聯網的基礎業務開始,普遍的向外延伸,進入媒體、電商、支付、金融等各種領域。產業數字化包括工業互聯網、兩化融合、智能制造、車聯網、平臺經濟等融合型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是傳統產業應用數字技術所帶來的生產數量和效率提升,通信信息產業為各個產業發展提供數字技術、產品、服務和解決方案等,新增產出構成數字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如深圳醫療器械集群就是在與電子產業的交叉中發展起來的。數字化的技術導致企業之間的業務界限越來越模糊。數字產業已不是純粹的數字產業,而是融合的產業,實體經濟是落腳點,高質量發展成為總要求。
   2、在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的融合實踐中集群。上世紀我國信息化帶動工業化,實質是知識經濟與實體經濟的融合,促進了我國信息數字技術的快速發展,涌現出中國制造?,F在的數字化發展不能簡單取代工業化,也不能片面提升服務貿易比例。應以數字產業集聚的方式與實體經濟相融合,以5G技術為優勢,以關鍵制造環節智能化為核心,以把握制造企業的工藝和業務流程為前提,以端到端數據流為基礎,以網絡互聯為支撐,將智能技術貫穿到設計、生產、管理、服務等制造業的各個環節,真正用數字技術武裝制造業,在其原有的機械化、自動化基礎上,賦于其智能,并放大其價值,縮短產品研制周期、降低資源能源消耗、降低運營成本、提高生產效率,讓中國制造產生更多附加值。同時依據我國人口多和農村相對落后的實際,用數字經濟裝備農業。當工農業借助數字科技達到高峰,將一二產的更多從業者解放出來,才可把數字經濟引向高潮。
   3、切實創造數字服務條件促進中小企業集群。以往經驗表明國有大型企業具有產業集群的優勢,需要防止將企業層級當作價值鏈,真正鍛造生產鏈供應鏈,形成產業集群。中小企業數量多機制活,對參與數字經濟發展有積極性,但本身缺乏集群的條件,應在鼓勵與推動中小微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同時,為其參與集群提供幫助。一是組織區域數字化、行業數字化和企業數字化的促進工作,引導中小企業參與到數字化轉型上來,通過加強平臺、算法、服務商、專家、人才、金融等有利于數字化轉型的公共服務,降低數字產業集群的門檻和成本。二是明確企業參與集群的大體目標。在積極接受數字化發展理念基礎上,通過不同路徑,推動縱向上形成數字經濟的不同產業鏈,橫向上形成不同產業的集聚規模,構建各具特色、優勢互補、結構合理的數字產業增長引擎,進而培育和發展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新模式。三是建立共享的數字基礎設施。形成一個眾多合作伙伴圍繞新基建組成的生態系統,使各主體和競爭者之間都有機會共享資源和設施。四是為數字化企業從資本市場融資提供便利,支持符合條件的企業發行公司債券,探索股權和債權相結合的融資服務。五是提供戰略策略咨詢和服務。根據不同企業的特點,選擇參與集群的不同途徑,或業務聚焦,或業務多元化,或擴展業務邊界,或適當外包,因企制宜,找到各自相對適合的策略措施。行業協會應為中小企業參與集群,制定行業標準,規范市場行為。
   在開放和全球化條件中提升集群質量
   全球化與數字化發展相輔相成,數字化借助全球化發展起來,數字經濟發展必將把全球化推進到新的水準。在開放環境中才有可能提升數字產業集群的國際競爭力。
   1、把過去以外貿導向的集群轉變到雙循環導向的集群。面對繁雜的國際格局,我國積極暢通國內循環,吸引全球資源要素,構建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有利于形成我國參與國際競爭和合作的新優勢,在兩個循環中促進數字產業在更大范圍更高質量上集群。特別是全球化和數字化的世界,提升了各種資源的流動性和可用性,使得發展要素和資源更易于被獲取,聯結門檻降低,產業組織和社會分工持續深化,多元主體參與的更大范圍的開放式合作正在蓬勃發展。數字經濟對于打通國內大循環,更好地連接國際國內兩個市場有著積極作用。
   2、在合作抗擊疫情和解決氣候等問題中抓住數字產業集群機遇。新冠疫情和氣候問題是全球共同面對的緊迫危機,解決問題和化解危機的過程,也是數字產業在國際間集群的機遇。數字技術為全球疫情防控提供了強大的支撐,顯示了巨大能量,增強了疫情期間的經濟發展韌性。國際社會和企業還需要摒棄分歧,承擔社會責任,攜手在疫苗研發、5G醫療、零碳社會建設、新能源開發、能源互聯網、數據共享等領域開展更緊密、更全面的合作,鼓勵以企業為龍頭、推進產學研合作創新,推動中小企業的產品和服務“入網接鏈”,增強融合與競爭力,促使大家共享數字時代紅利,把數字經濟作為經濟恢復發展的增長引擎,共同打造數字未來之路。
   3、在國內外評價標準的比對中提升產業集群的質量。我國數字經濟發展較多使用了國內特色的測量指數,還應較多參考國際上一些指標。在與國際數字經濟比對中,清醒認識我國的優劣勢,重視數字經濟在國際競爭中的嚴峻挑戰。比如集群不僅需要在產業價值鏈環節上直接或間接相關,更需要在企業誠信和合作愿望基礎上的社會聯系,僅僅存在空間共享而沒有產業聯系的諸多產業園區現象,嚴格意義上還算不上集群。再比如既要重視數字經濟基礎指數,更要關注數字產業指數,盡可能通過數字技術應用,改善資源配置,推動產業結構優化,在傳統制造業與數字經濟的深度融合中,分析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大量數據,優化生產流程參數,對可能出現的問題進行預判,提高產品和服務質量,促使整體經濟在更少投入的基礎上獲得更高產出,提升數字產業集群的效率、貢獻和競爭力。原發:《中國信息界》雜志,2021年04月刊,總第344期,第68-71頁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99热99这里精品6国产